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欲在灯火阑珊处

时间:2018-06-12
今天是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聚集在一起,要认识好多的美眉,最好是顺便拐带一个,那样就更好了,幻想着大学的美好生活,兴奋的坐了一路长途汽车赶不到一丝的劳累。到了下午,终于赶到了学校。提着重重的行李箱,站在大学校门口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同学,你是大一新生吧,有需要什么帮忙的吗?」我随意一看,哇塞美女啊,只见她大约一米六五,披着一头黑亮亮的直髮,和她黑亮的眼睛如出一辙,樱桃小口配合着嫣红亮丽的唇彩,相信对任何一个男人有绝对的杀伤力,往下一扫,我靠,绝对婀娜的身姿,浑圆纤细的双腿,挺翘摇摆的臀部,胸前的两个豪乳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形成致命的诱惑力。真是人间尤物啊。
我靠,第一天就遇到这么标緻的尤物,上天对我真是不薄啊,要是能够上了她,那真是不枉这一生了。正在意淫中,学姐甜美的声音传到我的耳畔「学弟,学弟……你在想什么呢,喂,你怎么了……你用不用帮忙啊?」我立马回过神来,「啊,是……是啊,学姐你好,我是大一新生曲阳,今天是我来学校报道。」我立马端正神情,假装严肃的说,同时尽量把自己眼中淫贱的表情隐去,使自己的形象更加高大。
「哈哈……哈哈,你这个人真……真有意思,我又不是……不是老师,用的着这样吗,笑……笑死我了,我只是问你……问你有没有需要……需要帮助的。」她笑的前俯后仰,一边扶着腰,一边指着我。oh,mygod,胸前的两个豪乳像弹力皮球一晃一晃的,本来在炎热的夏天就穿的好少,她在这一俯一仰中看到了一抹白花花的乳肉,扣住半球的好像是白色的蕾丝胸罩,我的天,我太幸运了。也许是我愣神太长了,她察觉到不对劲,立刻把上衣领口拢了拢,脸上飞起了一丝红晕,似羞似恼。「喂,你到底要不要帮忙啊?」
「好,当然,我……我正愁找不到人呢,多谢你了。」我也不客气,把随身携带的一个背包递给她,自己拎着那个又沉又重的手提箱,她带我到新生报名处,帮哦办了入学手续,然后又带我到宿舍,安顿下行李。宿舍里只有两个哥们到了,连上我才来了一半。然后学姐要给我说拜拜,我忽然想起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学姐的名字,于是道,「对了,学姐,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多谢你的帮忙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呵呵,小鬼才一入学就知道泡妞了呀,好了,告诉你了,我叫夏可依,是大二美术学院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啊,吃饭就不必了,再见了,可爱的小弟弟。」,我冤枉啊,我只是随口一提,根本都没往那方面想。
听了她的话,我知道她是一个开放的女孩子,心想搞她可能有戏,更加坚定了要请客的念头:「学姐,你想哪里去了,看你帮我忙了这么多,我非常想谢谢你,所以你一定要去啊,学姐,我会去找你的。」可惜我说完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我不知道她听到没有。我摇了摇头,看来妞也不是好泡的,不过我不灰心,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搞到她的
我的座右铭是有美女不看是傻逼,有美女不泡同样傻逼,有美女不上更是傻逼,所以一回到宿舍我就像舍友打听班里有没有美女,听到舍友狂摇头,我的心不禁凉了,我的天呢,我的未来生活要怎么过啊,百无聊赖之下我躺倒床上呼呼的睡着了,感觉睡了只有一会就被他人推醒了,「喂,喂,快醒醒,班长要检查宿舍了。」舍友推着我说。我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道:「知道了,我就起。」一边说一边穿上长裤,真是无奈了,第一天上学就要查房,没天理了,唉……
等了一会儿,班长从隔壁宿舍来到我们这里了,我们六个眼都瞪直了,好漂亮啊,只见她穿了一件粉色低胸t-shirt,高高的脖颈,很白很白,像一只白天鹅,下身是黑色的丝袜美腿,外加花格子牛仔短裙,我靠靠,真是性感美神啊,但脸上的妩媚表情确实足以勾引到任何人,但眼神似乎又纯洁到了极点,真是一个複杂的矛盾综合体啊。
我猛的拍了舍友一下,「该死的,你不说班里没有美女吗?如此漂亮的美女你居然敢骗我,我揍死你,」说着我们打闹了起来,班长似乎被我们的打闹所感染了,也许是对我说的美女比较高兴,一个劲的笑,前俯后仰,眼神有意无意的飘我几眼,我的灵魂都酥了。终于成功引起美女的注意了,我的个神吶,偶成功了
好大一会美女班长终于止住了笑,甜美的嗓音响了起来:「你们好,我是本班的班长,我就罗巧,你们大家都安顿好了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给我说,我会尽量为大家解决的,同时希望你们一定要支持我的工作,谢谢大家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绝对支持」,班长好像很满意似的,我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番,我靠,想出彩也不用这样啊,班长看向我,好像等着我的回答,我回了一句:「谁不支持美女的工作啊?是吧,兄弟们?」她微羞的低了下头,好像特别在我的看法,没办法,谁让咱是帅哥呢,就是不能说貌比潘安,也绝对是英俊潇洒,难道班长看上咱了,班长似乎交代完事了然后继续到其他宿舍巡视去了。
我立马对舍友说:「我操,谁说我们班都是恐龙吗,这绝对是校花级别的,你那信息是从哪里来的,眼睛里揉沙子了,这么漂亮的美女都看不到。」舍友似乎对我的指责想反驳又无从下手,脸憋得通红,「我靠,我……我这就去查查那小妞的底细去,我操,一整天都在我们班的报名处蹲着都没有美女,我他妈的刚回来就有美女了,没天理啊?」说着就跑出去了,我和其余的舍友一起聊天,相互做了自我介绍,很快打成了一团。
过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我那舍友终于回来了,一边跑进宿舍一边插上了门:「操,哥们,哥们,特大新闻,我们的班花就是我们班主任的亲生女。」我们立刻蹦了起来,围着他,「什么,班长是我们老师的亲生女,真的假的?」「千真万确,刚才我憋了一肚子气气出去不知道怎么查,于是乾脆到老师的办公室附近蹲着。我亲耳听到班长叫班主任妈的,那还有假?」我们越谈越高兴,直到很晚才睡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和舍友迅速的洗脸刷牙,然后匆匆赶到操场开始了我们的军训生活,军训只有十天,每天都要练习队列等,虽然很累,但很充实,同学之间的感情在这段时间混熟了,我们不但天天见到漂亮的班长,而且还能见到同样高雅大方,迷人的班主任,说实话,我个人认为班主任要比班花迷人的多,胸大臀翘,有少妇特有的妩媚丰腴,我们班主任叫贾晶,我们平常都叫她贾老师,她特别平易近人,我们都很喜欢她。而我也和罗巧打的火热,是班里公认的一对情侣,其实我们完全没有确定关係,只是偶尔牵牵手罢了,但我相信那是迟早的事,我早就觉的她对我有好感,贾老师也不反对,我经常去她家吃饭,她看我们的眼神就像看自己的一双儿女。
开学过去了一个多月了,我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每天吃饭学习睡觉上网,过着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日子,这天我去学校食堂吃饭,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熟悉而亮丽的身影,没办法,美女在哪里都会发光的,而我有一双发现美女的眼睛,自然就看到了。
走进一看,居然是久未见面的夏可依,我轻轻的拍了她一下:「夏学姐,在打饭呢?」,「哼,是你小子啊,口口声声说要请我吃饭,结果一个多月了,连个人都没看见,真是可恶?」我摸着鼻子「唉,夏学姐,你不要冤枉人好不好啊,是你自己说不要我请的,你,你怎么……?」我还没说完,她就喊道:「你,你什么你呀,哪有请女生吃饭,女生就立刻答应的,真不像话。」我无语,看似无论我说什么都是我的不对。等她抱怨完了,我才道:「学姐,我向你赔罪还不行吗,今天中午你想吃什么,我请你」我故作大方的说。
「哼,想在小小的食堂就打发了我,你也太不够格了吧,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到附近的餐馆去吃,还有,不要叫我学姐了,就叫我可依吧,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姐,好像都把我叫老了。好了,就这样,把你电话号码给我,晚上我打给你。」她啰啰嗦嗦的一口气说完了,我真是目瞪口呆,天哪,她原来是风风火火直来直去的性子,说完还立即就走了,真是不带走一片云彩。好容易挨到下午下课,想起性急的夏可依,我想打电话给她,忽然想起还没有问人家的电话号码,真是失策。唉,做人做到这份上真是失败到家了。正自怨自艾着,突然罗巧凑过来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还这么焦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晚上我妈炖了排骨汤,上我家吃饭去吧?」虽然把她看做准女友,但我一直不想这么快捅破这层纸,要不以后就么有自由了。考虑到夏可依的要求,我犹豫着说:「今天我有点事儿,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再去你家,好吗?」我说的语气及其温柔,她也不好强迫,「这样啊……那好吧,明天见。」然后回家了。
我也收拾东西,準备回宿舍,恰好这时手机想了,一看是陌生号,本不想接,忽然想起可能是夏可依的电话,立马接了「喂,哪位?」「是我,可依,你还没请我吃饭呢,你不会想反悔吧,我就在你们教室外面,你快出来。」我出来一看,她果然在那里,呵呵。她道「没打扰和你女朋友亲亲我我吧。」我脸立马红了,我靠,说话这么直接。我无言以对,只好说:「没,没有的事,走,你……你想去哪里,我请客」「本来就是你请客的好不好,再说,哪有让女孩子请客的?」我真是被她咬的死死的。无语中……
我们选择了一家很小的餐厅,但很温馨很整洁,这死丫头还算有良心,要不我还真要心疼自己的人民币了。我们喝了好多酒吃了好多菜,其实酒是我喝的,菜也基本都是我吃的,她更像一个看客,只是看着我吃我喝,我存心想把她灌醉,可是她滴酒不沾,没办法,只好把自己灌醉了,这样我就可以酒后乱性了,别怪我龌龊,只能怪她太漂亮了。
她看到我醉了,不知道要怎么做,想把我扶回宿舍,可是好像又不好,把我丢在这,根本不可能,踌躇片刻还是决定把我带到她自己在校外租的小房子里。
其实说实话,开始还想着酒后乱性,但真的醉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只知道自己被一个人架着坐上出租,很小一会就又被扶下来了,然后听到开门的声音,随后就睡着了,只知道当时身边很香。半夜里被尿憋醒了,打量了一下房间,不认识,可看房子的摆设,明显是女孩子的房间。转一下头,一个女孩子穿着睡衣睡在我旁边,睡衣能够包裹住全身,但由于睡觉领口已经微微的斜了,雪白的乳肉露了出来,睡衣下部已经推到了腰部,下边的白色蕾丝内裤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里,双腿雪白浑圆,交叉处高高的隆起了一部分,像诱人的馒头被盖着,我完全被这一幕惊呆了,全身的血液似乎沸腾又似乎凝固了,大脑好像罢工了,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是尿意越来越浓,真是好不甘心,于是轻轻的爬下床,走到卫生间里,唏嘘了一阵子,常常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又蹑手蹑脚的爬到床上,我忍不住轻轻的揉捏她的乳房,第一感觉就是好软好大,睡梦中的可依像有感应似的,轻微的呻吟着,好像为了我方便似的,转了个身仰躺在床上,我一只手轻轻的揉捏着,另一只手像她的下体身去,靠近,一点点,一点点,终于攀上了她高高的阴阜,我一点一点揉捏着,不一会儿,她就湿了,我轻轻的扒开内裤,从侧面划了进去,她啊了一声,我回头看她时她已经醒了,雾气濛濛的眼睛看像我,似幽怨似鼓励,终于她开口了:「到底逃不过你的魔掌,你怎么能对我这样啊,我是你的学姐,还曾经帮过你,你却这样对我?」
我伏在她耳边暖语:「可依,我爱你,自从我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是那么的美,那么的迷人,我无法忍受,我希望得到你,你……你给我吧。」说着我把手伸向她的阴阜处,我知道女儿动情时更容易听话,看到她没有激烈的反映我就知道今天我一定能够上了她,但是我还还是要做好足够的前戏。
「不要……不要摸我那里,我……我们不可以,你……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怎……怎么可以这样对……对我,把,把你的手……拿开,啊……」说着不由自主的呻吟了起来。
「你……你不喜欢吗。你看,你那里都湿了,」说着,我把手指伸给她看,她娇羞的转过了头,「我不看,我不看,你……你真坏。」「我坏吗,那就让你看看我更坏的一面,说着,我把手指插进了她的小屄,轻轻的抽查了起来。
随着我的抽插,她不自觉的呻吟了起来:」啊……啊……你……你住手啊,不要……不要插我那里,我……我不要啊?「
我不理会她的求饶,继续的不急不缓的抽插,好大一会儿,她终于不再反抗,并且不时的挺动屁股,好方便我手指的插入,」啊……啊……好爽啊,小屄里头好痒啊,求……求求你了,我要,我要?「她语无伦次的说着,但我知道她已完全迷失在性爱当中了。
」说,你要什么,要什么?「我考验着她的耐力,同时也在考验着自己的耐力,」我要,给……给我,我小屄里好……好痒啊,求……求求你了?「
」说,说你要我的大鸡巴来操你的小屄,说让我操你,「我逼迫着她。」我要你的……你的大鸡吧操我的小……小屄,你……你是我的大鸡巴……大鸡巴哥哥,好……好老公,女……女儿需要你操,快……快来啊?「似乎她真的不能忍受了,说出来的话淫蕩到了极点,我本来硬硬的鸡巴更加硬了
我不再折磨她,挺起身子举着挺翘的大鸡巴向她的阴道深处操去,她果然不是处女了,虽然紧凑,但,但没有那一层膜的阻碍,也让我的心里少了一层顾虑,于是我大力的抽插起来:」说,爸爸,爸爸操的你爽不爽啊,啊?「我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把她想像成自己的女儿,用力的抽插
」爸爸……爸爸操的女……女儿好爽,爸爸的大鸡巴插的……插得女儿好……好深啊,女……女儿的……小屄完……完全被……爸爸塞……塞满了,女……女儿小屄里
好……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在爬,女……女儿好……好难受啊,女……女儿需……需要爸爸……爸爸的大力……大力抽插。「可依边呻吟边叫着,引起我更加猛烈的回击。
」爸爸……爸爸插……插死女儿了,啊……顶顶到女儿的子……子宫了,花……花心好舒服,好舒服,再大力点,把,把女儿的屄操……操烂,女儿就……就是用来……来给爸爸操……操屄的。爸爸好……好猛啊,女儿喜欢啊。「
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成了她的性爱对象,但她的幻想者却是其他人,这让我很不爽,于是我大吼道:」我……我不是你的……你的爸爸,我是你的情人,你的情人,我是你的学弟,你……你现在正在被你的学弟操……你……你知道吗,啊?「
」是,是,我是在被我的……我的学弟操,我……我是一个淫贱……淫贱的女人,我……我喜欢被……被自己的学……学弟操,我……我被操的好爽,啊,要;来了……啊啊……「说着一边疯狂的向上顶,似乎想要高潮更猛烈,快感更强。我知道她已经到了幸福的关键,抽插的速度猛然加快了一倍,让我不禁想起了鲁迅的一句话:」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恐怕只能把暴风雨该做淫雨了,呵呵。
高潮过后的她像一滩烂泥,说不出的沉重,我的阴茎还直挺挺的捅在她的屄里,我把她轻轻的翻了个身,然后扶起她的屁股,她对这方面很熟练,看来是个中老手,自己把屁股撅了起来,鸡巴弹了一下,然后弹了出来,然后淫水顺着屁股沟流了下来,有的滴在了床上,有的粘在了阴毛上,再配合她淫蕩的表情,高翘的臀部,说不出的淫靡,真是一幅淑女被奸计,我把硬硬湿湿的鸡巴顶在她的屁股上,她回头妖媚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伸出手来,握着我的鸡巴,引导进她的小屄。
小屄一入洞,我就如疯狂的野马,不停的耸动,看到鸡巴从里面翻进翻出,好像嘴唇在吞吐着一根火腿,性感急了,「啊,好……好爽啊,你……你的鸡巴……又硬又长,插的好……好舒服啊,顶,又顶到花心了,你……你饶了我……我吧,我的小屄已……已经被……被你操……操肿了,我……我不行了,听到她淫靡的声音,我抽插的更快了。」小……小骚货……你……你的屄真……真爽啊,我……我好喜欢。你的小骚屄正……正在吞噬我……我的鸡巴,我……我快……快不行了,你……你使劲顶啊「我感觉自己也快高潮了,所以气喘了起来。我的话让她加快了向后撅的力度。」啪……啪……啪……扑哧……扑哧……啪……「房间里想起了我的胯下撞击她屁股的声音以及淫水飞溅的呻吟,终于我长出了一口气,真是爽啊,我射精了,她似乎非常享受我在她体内的射精。我和她瘫软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眼睛看了一下挂钟,我的个天啊,干了将近一个小时。然后我和她沉沉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感觉腰好酸,我的个天啊,干这事也是个体力活啊,看到夏可依谁的正香,不忍吵醒她,穿好衣服,出去买了早餐,自己吃了一份,把另一份放在桌上,本想叫醒她,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作罢,悄悄的走了。回到学校上课,舍友问我昨晚干什么去了,我心不在焉的说去上网了,然后睡了过去,下课后罗巧来找我,把我叫了出来,然后问我为什么这么困,昨晚干什么去了,我心烦意乱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忽然她眉头皱了一下,然后把鼻子凑过来闻了一下,然后脸色大变,指着我说:」你……你昨晚干……干什么去了,你……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你……你怎么能这样啊。「说着就哭了起来,一直的哭,好像她是我什么人似的,她闻我身上的时候我就心里叫遭,昨晚太累了没有把证据消灭乾净,唉,失策啊。
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想说没干什么,可是她又不信,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上课铃响了,从来没有听过上课的铃声这样悦耳。哈哈,我轻轻的对她说:」别……别哭了,你先上……上课去吧,我下课去你家给你解释好不好,快去吧,「于是我俩都回到了教室,我无心听课,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脑子混混的,终于挨到了下课,我本想走过去说点什么,可是她快步跑出了教室,我一边追着,一边喊她,她都不应,她奶奶的,还不是俺的人呢就这么狂,真成了俺的人还不上墙揭瓦了。
到了她家里,贾老师正在做饭,看到我来了,笑着说:」来了啊,巧巧回卧室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她哭着回来了,我可告诉你你要欺负我家巧巧,我绝不答应,我家巧巧从小没有父亲,就我一个人拉扯起来的,你要敢负了她,我绝不饶你。「听了老师的话我才知道原来她家里是单亲家庭,我忙答应到:」放心吧,阿姨,我绝不会负了她的,我这就去找她,「」这就对了吗,快去吧,把她哄好了,然后一会下来吃饭,「我答应了一声便上楼去找罗巧了
她的卧室门是打开的,我进去把门反锁了,然后看着坐在床上一声不吭的罗巧。我也不说话,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你要实话实说的告诉我你昨晚到底去哪里了,要不我不会原谅你的,如果我发现你对我说慌,我永远都不会理你了「看她语气说的如此重,我知道如果不说实话可能会死的更惨,于是我把我昨晚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都告诉了她,还告诉她我们认识的经过。」
她听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心里有点忐忑。过了一会她忽然开口了:「那你……你很爽吗,是……是不是你们男人都喜欢干那事。」我听到她的问题,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我不知道怎么说「一点……一点也不舒服,也……也不是,是有那么一点舒服,不,是舒服,我……我不知道怎么说……」
我还没说完,「你要了我吧,要不你还会找其他女人的,我不想你找其他女人,所以……」我的脑袋轰了一下,她脑袋是不是秀逗了,怎么会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我一时不敢答应。
她见我没有什么反映,就抓住我的手摸她的胸口,我靠,虽然不能和夏可依相比,也已经算是豪乳了,我开始轻轻的揉捏了起来,哇,真舒服,难道就在现在把她干了,毫无疑问,那是不可能的,我轻轻的对她说:「我们吃完饭在干你好不好,」她轻轻的嘤了一声,不过我没有听清。
我和罗巧一块出了卧室,然后回到客厅,贾阿姨已经把饭菜準备好了,我和巧巧狼吞虎嚥的吞了几口,便迅速上楼了,只留下一脸错愕的贾老师。
回到卧室,我和巧巧立刻搂在了一起,她的身体很丰满,属于肉感型的,我捡到宝了,哈哈我轻轻的给巧巧揭开了扣子,她很害羞,但没有拒绝,终于成功的给她脱去了上衣,只留下里面的胸罩,黑色的蕾丝胸罩,看起来很性感,我轻轻的揉着,不一会我就感觉她的乳房涨了起来,乳头也硬了,我知道她情动了,揉了一会感觉很不方便,于是又把她的乳罩脱掉,两只娇乳边完全爆楼在空气中了,看到两个乳房如此可爱,我扶下身子轻轻的吮吸了起来,用舌尖轻轻的触碰她的乳头,她似乎很兴奋,身子不停的颤抖,而且好像站不稳一样,向我靠来,我扶着她,继续吮吸,「啊,好……好痒啊……哥哥……下面……下面好空虚,我们……我们到床上去吧,我……我要把我的处子之身献给你,哥哥」我把她抱到床上,脱下她的短裙,臀部像弹了出来一样,我靠,这不是诱惑人吗,内裤同样是黑色的,我听说黑色代表性感,喜欢这种颜色的人一般比较淫蕩,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正确,但我知道我很快就会知道答案。我先从脚抚摸,女生的脚都很可爱,而且特别小,让人忍不住吮吸,然后我的手开始商议,掠过小腿,大腿,大腿内侧,每到一处,她那出的身体就会颤抖一下,敏感的像刚出生的婴儿,而且皮肤就像牛奶一样滑,一样白,仅仅看看就会让人浴血沸腾,更不要提能亲手摸到了。
我慢慢来到她的阴阜,然后拍了拍她的臀部,示意她把臀部抬起来,她很听话,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哥哥,女人如果长期不做爱会怎么样。」我说长期不做爱会让人慾求不满,性慾高的还会红杏出墙。「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说到一半忽然不说了,看着我说,哥哥,要不把妈妈也叫进来吧,你把妈妈也给操了,我经常看到妈妈晚上一个人歎息,而且我还在妈妈的房间里发现了按摩棒,我想妈妈一定很难过咱们把伦理什么都给抛掉不行吗,我不想妈妈就这样孤单单的走下去,而且我也没有什么经验,我想让妈妈在身边「
我的个娘呀,差一点把我的腿吓软了,要是让你妈知道我还有法活吗,我是万不敢答应的,虽然很诱人,但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我给妈妈说去,一会就回来,你放心了,我一定能够说服妈妈的,我可是让你母女都干,你佔了大便宜了。哼,到时你可要好好的报答我啊。「我正在失神中,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也没注意到她是光着身子去的,god,如果贾老师不答应,我就要没法混了
过了一会儿,母女俩拉着手回来了,母亲脸红红的,巧巧像我做了个鬼脸,我知道成功了,心里也是非常高兴,我的梦想要成功了呀,母女双飞啊
」妈,你先和哥哥做吧,我在旁边看着,积累经验,然后我再和哥哥做,我们一定要把哥哥伺候的爽歪了,让她再也不去找其他的女人,哥哥就只是属于我们了,妈妈,为了我们的幸福你可要努力了。「我听的一愣一愣的,这时什么逻辑啊,好像我是地上皇一样
」喂,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妈妈,脱衣服,然后干她,机会不容错过啊,「
我听了巧巧的话,胆子立刻大了很多,走到未来岳母的面前,轻轻的解掉了她的扣子,然后露出一对比巧巧大一般的乳房,我轻轻的揉着,很快就硬了起来,人们都说三十岁的中年妇女如狼似虎,这句话果然不错,不一会岳母就开始呻吟了,」啊……啊……好痒,好痒,不要闹了。快,快来干我,干你的淫蕩老师,干你的未来岳母,干你的好老婆。「
我听到这些,立刻硬了,不愧是淑女,说起话来就是不一样,我也不再客气,立刻脱了衣服,露出了里面暴怒的大鸡吧,」好大啊「岳母惊呼,我已经顾不起这些了,被乱伦的禁忌佔据着脑海,要操的是未来的丈母娘,爽呆了。
也许好久没有被干了,贾老师也顾不得巧巧在眼前,握住我暴怒的鸡巴,然后撩起自己的短裙,然后抬起自己的一只腿,跨在椅子上,然后脱下自己的内裤,就要往自己的阴户里塞,看来贾老师已经骚蕩到了极点,我使劲一挺,鸡巴应声儿入,呵呵,还真紧啊,然后开始大力的抽插,我知道像她这样骚蕩的淫妇不大力抽插是满足不了她的,所以我勇猛的刺,速度又快又狠,完全忘记了它是我的老师,你是把她当做一个骚妇,一个淫蕩的骚妇。
」啊。好……好哥哥,你……你操的丈……丈母娘好爽啊,小屄快让……让你操烂了,你……你的鸡巴好……好硬啊,顶的我又……又爽又美,我……我好爽,我喜欢被自己……自己的女婿操,女儿……女儿啊,你……你好有福气啊,他的鸡巴又大又硬,以……以后都是我……我们母女的了,我……我们每……每天都要餵饱她,不……不让他……他去找其他人。「真没有想到平常端庄高雅的贾老师会是这么一个骚货,我忽然觉得世界对我好好,不但一会儿可以干自己的女友,而且女友还要自己的母亲打头阵,真是好笑。
」真是一个骚……骚货啊,你的淫洞夹的我好紧啊,好舒服,好舒服啊,我们上床上干去,让你的女儿看看……看看她妈妈的淫蕩样,你说好不好啊。
「好,好啊……只要你……你能够操……操我,让我做……做什么我都愿意,我……我是骚女人,我喜欢……喜欢被自己的女……女婿操。」说着,她把另一只腿也抬狼起来,两只脚使劲的夹着我的腰,双手搂着我的脖子,我的鸡巴还插在她的阴户里,这样我就抱着她,一边走,一边往上顶,她像极里布袋熊,挂在我身上,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只知道罗巧巧看的瞪直了眼,她可能永远也没有想到自己自己的母亲会这么淫蕩,同时心里又有一丝丝兴奋。看到自己的母亲被自己的男友猛操,又被自己的男友挂在身上,好淫蕩的向床边走去,自己的全身忽然燥热了起来,不自觉的揉着自己的乳房,好似不过瘾,又把一只手插进自己的内裤里手淫里起来,她现在只想让自己的男友赶快操完自己的母亲,然后再来操自己。
母亲挂在女婿的身上才回过神来了,看到女儿站在门边,母亲的理智立刻回来了,想要挣扎,但一动似乎摩擦到阴道壁了,似乎更痒了,不自觉的摩擦了起来,再也顾不得女儿在旁边了,只是一个近的呻吟,动作好淫蕩。
似乎为了刻意讨好女儿,贾老师呻吟了一下,向女儿招手,示意女儿过来,她撅着腚,我在后面使劲的操她,女儿犹豫了一下,就走过去了,躺在母亲的旁边,母亲腾出两只手来,揉捏着女儿的乳房,过了一会又伸到女儿的内裤里,亲亲的抚摸,我看的很兴奋。
「我先操你妈妈,一会再帮你开苞,你先帮我干你妈妈好不好啊?」
「好……好啊,你……你要我怎么做?」女儿似乎很喜欢这种方式,「你……你再我身后推我的屁股,然后我操她,我们一定能够把她操的很爽很爽的」呵呵我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方法
「好吧,那就这样做」
她站起来,脱离了母亲的怀抱,然后走到我后面,我只感觉一双柔软的小手推着我的屁股,她每推一下,我的鸡巴就操进她母亲身体里一下,她母亲就呻吟一下。
「老师,你……你真淫蕩,我……我操的你……你爽不爽啊,你不但是一个淫蕩的老师,还……还是一个淫蕩的母亲,你……你自甘堕落,甘心让……让自己的女婿操自己,你……你真淫蕩。不过我……我喜欢。」
似乎为了配合我似的,她一直向后噘着自己的屁股,「嗯……好……好爽啊,我……我本来就……就是一个淫蕩的母亲,我自甘下流,我……我勾引自己的女婿,我,我爱乱伦,我……我喜欢被……被操,啊……快,使劲,使劲……操我的屄,用力,向我的子……子宫深处操,我喜欢,我……我里面好痒,求求你了,大……大力干我,我真是一个淫蕩的女人。」
「求求你……你快使劲操我,我……我快要高潮了,里面……里面就要像尿尿的感觉……我我好爽。你……你使劲的操……操我。」
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更加用力的操她,动作越来越猛烈,同时两只手狠劲的揉捏她的乳房,我们都陷入了疯狂,好,好爽啊,感受着阴道包裹龟头,吸吮龟头的快感,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舒服。
「我……啊……我来了,啊……」好像是很多年没有操逼的缘故,她的高潮来的特别快也特别猛烈。高潮过后的她就像软体动物一样浑身躺躺在床上,两条腿大大的分开,阴液从里面流了出来,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因为我还完全没有射精好爽,我知道,我要开始自己的重头戏了,我要操贾老师的女儿。
我回过身去,看到罗巧似乎还再愣神中,我一把抱住她,使劲把她压在身上,肉呼呼的一点也不显的闷得慌,我分开她的双腿,好家伙,已经又明显的水迹留在了内裤上,我不管这么多,直接扒下了她的内裤。巧巧似乎对我的霸道行为感到害怕,一个劲儿的缩着身子想往后退,我当然不可能让她如愿,仅仅的玩着她的身体,是她的身体更敏感。罗老师好像已经缓过劲来了,她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头,似乎想要把她自己内心的淫慾通过女儿发洩出来,「来,女儿,抬起屁股来,让哥哥给你脱掉内裤,这样你才可以和哥哥做深层次的交流,快点了」似乎被说动了,她轻轻的把屁股抬起来,哈哈,女儿还真是妈妈的好棉袄啊,这么听话,以后一定要同时操她们母女。
贾老师把她的大腿分开,呵呵,真是诱人的嫩红,中间只有一条缝隙,好像有水光再闪动,很爽,阴阜很高,我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她就颤抖了,我靠,真是极品,看着她胖胖嫩嫩的身体,本能的慾望迅速勃起,忽然感觉下身一凉,我靠原来是贾老师握住了我的大阳具,然后轻轻的向前引导,让我轻轻的抵着她的阴阜,然后手上下抖动,使我的鸡巴在她的阴户周围摩擦,使她享受快感,过了一会儿也许是贾老师感觉差不多了,用一只手轻轻的分开了女儿的阴唇,然后引导我的大鸡巴插入,轻轻的说:「女儿,你忍一下,哥哥这就要给你开苞了,可能有点痛,但是以后你就会向我一样享受到性爱的美妙。」说完然后绕到我的后面,我正要插,她忽然使劲推了我一下,我的阴茎立刻深深的插了进去,巧巧一下子叫了起来「我不……我不要操了……我的小穴好痛,以后……以后再来好不好,我……我那里要裂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傻孩子,女人的第一次都会痛的,你矜持一下。过一会你就会享受到性爱的美妙的。」
我轻轻的拔了出来,看到鸡巴上又很多血丝,床单上也沾了不少,但是我不敢动,我怕她会更疼。等了好一会,巧巧可能是感觉不在痛了,轻轻的动了一下。贾老师感觉到女儿的动静,对我说:「好了,你可以抽插了,我女儿是第一次,你要轻轻的慢慢的抽插,不要像干我一样干巧巧,她受不了的。」
「我知道了」听到岳母的命令,我就像一台缓慢发动起来的汽车,才开始抽插的很慢,仅仅抽出一点就再插进去,然后再抽出,再插进去,真是爽啊,过了一会巧巧的阴道里越来越湿。
「我好……好爽啊,我就喜欢被……被自己喜欢的哥哥……哥哥操,我,我的屄里好痒,大……大鸡巴哥哥,我……我好喜欢你,我……我喜欢你的一切。你……你的大鸡吧在……在我的屄里插的……插得好爽啊,你……你那里好……好硬啊,小屄里……痒,痒啊,我……我要我的大鸡巴哥哥狠狠的操……操我,我是一……一个欠操的淫……淫娃,哥哥,用……用力一些,我……使劲的操……操我」不知不觉的她就开始呻吟了起来,受到她的鼓励,我知道她已经完全适应了现在的方式,和贾老师相互看了一眼,我靠,真是的,只见贾老师一只手在揉捏自己的两个乳房,一只手插入自己的屄里,使劲的抽插,看到她的淫蕩动作,我决定先搞定小的,然后再小的大的一起干,我相信这样一定很爽很爽。我大力的抽插着,看着她的阴唇被我不断翻进翻出,活像嘴唇一样,那种伟大成就的感觉油然而生,真是好屄啊
「啊,我我好爽啊……你真会操屄,我喜欢,我……我要你每天都……都操我,要……要不我会受不了的,我爱你,亲亲老公,爽,爽啊,使劲……使劲啊。」
「我,你妈妈刚……刚才也喊喊我老……老公,那……那你应该叫……叫我什么呢?」
「亲亲爸爸,你……你是妈妈的老公,自然是我……是我的爸爸了,爸爸,快……快用力使劲操……操我,我喜欢被……被爸爸操,我……我的阴道好……好痒,你……你快操我,我好想尿尿,我,我忍不住了,啊……啊……」
我也到了射精的边缘,于是我更加猛力的抽插,希望能够把我的精液射进她的阴户里,我对她说,「等……等等我,我也要来……来了,让咱们两……两个一起高潮吧,说着我屁股使劲向上一挺,插进了她的最深处,同时我也达到了最大的快感同时巧巧终于高潮了,不停的娃娃叫,可能是被精液烫的,我不知道处女是不是特别容易高潮,但我知道我的性能力是很强的,我已经干了她们母女两个一个多小时。
我疲软的躺在床上,一点也不想动,鸡巴已经从巧巧的阴户里滑了出来,顺便带着精液和阴液的混合物。
我感到有一个温润的东西包裹着,低头一看,原来是贾老师,她已经在用嘴帮我清理上面的残留物,并不时的用舌尖挑逗我的鸡巴,不大一会,我的鸡巴又杀气腾腾的支起来了
我把未来岳母推到,二话不说,把双腿架在我的肩膀上就把阳具塞进她的阴户里大力抽插了起来,」真是一个淫蕩的老师啊,就不知道让自己的女婿歇一会,「」对……我是淫蕩,我……我只淫蕩给你看,只让……让你操我们母女的屄,其他人都……都不让,你……你快用力操,操啊「
我看到巧巧失神的站在那,看着我们操逼,我不禁把她也拉了过来,让她趴在自己母亲的身上,乳房对着乳房,小屄对着老逼,阴毛纠缠再一起,然后我在她们的后边一会操一下这个,一会操一下那个,从这只屄里出来再操进另一只屄里。
」啊,我,我好爽啊,女婿……操……操我啊,操你的丈……丈母娘,丈母娘的屄……好痒啊,我……我好喜欢啊快……快用力操……操我,我……使劲操,我很舒服。我喜欢,我……我是你淫蕩的……的丈母娘……
「爸爸,使劲……使劲操女儿啊,女儿的屄……屄里好痒啊,我……快,快用力操,大力点……再大力点,我……我好舒服,我……快用力操啊,你看我的屄是……是不是很好看啊,我……我和妈妈的屄你……你操着哪一个更……更舒服?」
「你……你们两个都……都是好屄,你们的屄我……我操着都很舒服……我都喜欢,」
看着自己的大鸡巴从这个屄里然后又操进另一个屄里,我我很喜欢,满足感油然而生,当天没上我们折腾了很久才沉沉的水汽,看着她们甜美的笑容,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操到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真是舒服透了。
第二天,我和罗巧一块去了学校,然后看到我搬出了宿舍,理所应当的搬到了自己的岳母家里,每天守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白天在外头端庄秀丽,回到家里晚上责成了淫娃蕩妇,我们经常再一块3p,有时又扮强姦,有时扮清纯,甚至虐待,总之,各种方式都尝试过,我真的没有经历再和夏可依玩,虽然我很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