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引诱的3P

时间:2018-08-11
今日收到家碧的电话,她叫我陪她看电影,我见今晚有空便答应她。当我赶到戏院时已快要开场,所以连要看什么电影也不知道。
进入戏院后刚正开映,四周暗得连路也看不见。
而家碧则主动拖住我的手,我以为她看不见路才会这样。
后来坐了下来她依然不肯放手,我开始觉得不好意思,因我只当她是别人的老婆,从未有对她作出非份之想。所以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把手缩回。
银幕上的广告完了,正场开始放映,但竟然是一部三级片。
我问家碧为何和叫我陪她看三级片,她解释说连她也不知道,可能是买错了戏票。
我觉得和她看这样的电影好像很不自然,便叫她不如走吧。
但家碧说既然花钱买了票便不要浪费,况且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所以我只好继续看戏。
银幕内主角的演出十分大胆,开场只有廿多分钟,已有不少性交口交以及肛交的场面,看得我慾火上升,但有家碧在旁便不自在。
当我偷偷望她时,看到她全神贯注地看着银幕,我听到她的呼吸很急促,而双手更用力紧握着座位的扶手,看来她也是被银幕内的场面所刺激。
忽然她发现我在看着她,起初她好像不好意思,但过了一会她竟然把头倚在我的肩头,手臂则绕着我的手臂,我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和感觉到她的乳房压向我的手臂,简直令我的慾火急升。
之后她更用乳房在我的臂膀不停轻柔地摩擦,我觉得她的乳头开始渐渐变硬。
这简直是种明显的挑逗行为,如果这样子下去只怕会令我控制不住。
所以我只好扮要去洗手间,但是家碧说她也要去洗手间,我唯有和她一同去然后在门外等候,但她很快便出来。
而且交给我一块类似湿手帕的东西,当我看清楚那块湿手帕时,发现是一条鲜红色的喱士内裤,原来家碧专程到洗手间,脱掉这条被淫水湿透的内裤,这令我不知如何是好。
那时刚好有一个少女进来被她看见我手中的内裤,这令我极之尴尬。
我一方面忙把那条内裤塞入裤袋之中,另一方面拉着家碧急忙地返回座位。
之后我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家碧则越来越大胆,竟然在座位里把她身上的黑色胸围脱了下来,跟着把它塞入我另一个裤袋之中。
随即捉住我的手隔着衣服在她的乳房上抚摸,而她的嘴已吻在我的唇上,她明目张胆的引诱使我一时之间完全失控。
好在我们是坐最后一行,如果不是必定被人看见,我觉得家碧是早有準备来引诱我的。
我的手从她的衣领,一直伸到她的乳房上肆意地搓弄,毫无阻隔地触摸她娇嫩而弹力十足的胸脯,我一时用力地搓揉她的乳房,一时又用指尖拨弄她的乳头,很快她的乳头便硬起来,家碧更在我的耳边不停地喘气,而且捉住我另一只手向着她只穿着短裙的大腿摸索,她带领我的手逐渐向上,经过她嫩滑的肌肤终于到达大腿的尽头。
因为家碧早已把那湿透的鲜红色喱士内裤脱下,所以我可直接触摸她的私处。但我的手指只在她的阴毛上轻柔地扫来扫去绝不接触到其他的地方,终于家碧忍不住叫我抚摸她的阴部,于是我的手指便沿着浓密的阴毛往下摸。
首先摸到了她的阴核,我先在阴核的四周摸弄,等到家碧的呻吟渐大时再对她的阴核进行抚摸,因为阴核被撩拨的刺激,所以她差点大叫起来。
我不停地撩拨她的阴核,令得她软倒在我的怀里。
但家碧也不示弱,先用手搓揉我的裤裆,等我的阳具变硬时,才把它从拉链里拉出来,小心翼翼地抚摸。
我叫她为我口交但她不愿意,因为她从来未曾为人口交过。
我只有作罢,但当我用手指挖她的阴道时,可能太过刺激了,她竟然叫了出来,好在家碧的反应很快,急将我的阳具塞入口中,我卒之成为她第一个口交的对象,她本想把我的阳具吐出来,但我按住她的头,而且不停地撩拨她的阴核和塞挖她的阴道,这使她得到性兴奋,慢慢地不再反对为我进行口交了。
后来家碧被我撩拨得淫水直流达到高潮时,更捧住我的阳具不停地舐弄和大力的吸吮,看她肉紧的样子好像要把我的阳具和睪丸一起吞下,她的舌尖不断在我的龟头上灵巧地打转,我感到很舒服而且十分刺激,差一点就在家碧的口中射出精液。
所以我把她拉上来和她热吻起来,想不到家碧的接吻技巧很高,她的舌头在我的口内撩来撩去。
而且比我更心急,她一面和我热吻,一面不停地搓揉我的阳具,后来更将身体靠上来,捉住我坚硬的阳具对准她娇小的阴户,然后慢慢地坐下来直至全根插入,家碧紧窄的阴道把我的阳具紧紧的包裹着,再前后左右地摆动她的臀部,而我则捧住她浑圆的臀部,不断挺身向她的阴道猛插。
而手指更抚弄她的阴核,使她紧咬着嘴唇防止大声呻吟起来。
家碧可能兴奋过度,在我的颈部吻了不少咖喱鸡。
而我则在她那个娇嫩紧窄的阴户中不停地抽插,家碧卒之忍不住要大声叫床,我急忙对着她的嘴吻下去,她把我紧抱着,而且不断地扭动身体,我知道她已经快要到达高潮,所以我大力地加快抽插,使她的高潮一浪紧接着一浪。
后来,她满足地停了下来,更不断抽搐她的阴道,使到我的阳具被不断的紧紧地夹住,我已经支持不住阴道的吸吮力,我紧抱着她疯狂的热吻,而且把阳具狠狠地塞入阴道的深处,最后在家碧的阴道内射出了浓浓的精液,而家碧也感受到我射精时的威力,她的高潮再次来临令到她全身震颤抖,我们更将性器官互相挤压务求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们卒之尝到偷偷摸摸地性交的刺激,当我们正準备事后清洁时发觉身旁多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在洗手间外的少女,原来她一直看着我和家碧的一举一动。她望着我们而嘴角更露出欣羡的笑容。
她俯身过来和家碧耳语一翻,而家碧起先好像很为难,后来则表露出跃跃欲试的样子,家碧依偎着我说,那叫亚珊的少女正失恋想找寻慰藉,看到我们戏院中造爱觉得很刺激,想跟我们一起玩性游戏。
家碧已经答应了她不轮到我反对,况且我也很想试一试三个人一同造爱的滋味。
亚珊不等我的答覆便已经把我的阳具含入口中,她全不介意那里已染有家碧的淫水和我的精液,还好像很美味的样子从头到尾把我的阳具舐得乾乾净净,开始时亚珊好像很生疏,但经过家碧的教导才渐渐纯熟,虽然我刚才和家碧淫乐时,已大耗精力,但亚珊对我来说是另一种新鲜感,所以我的阳具又很快速地硬起来,而我的手与口也十分忙碌,我的手不断在亚珊身上抚摸,她的乳房不算大但是很够弹性而且乳头很细小也很敏感,我只轻微的触碰便即会硬起来,而家碧的舌尖不停与我的舌尖互相撩拨,我从未试过同时间对付两个女人,所以感到极度的兴奋和满足感。
就在此时电影播放完毕,四周的一同灯亮起,我们忙着整理衣服和离开。
散场后我们都感到意犹未尽,后来我们一同返回我的家,入屋之后家碧第一时间向我扑来,我叫她们先洗澡。
家碧要我和她们鸳鸯戏水,我们一齐到浴室洗澡,我和家碧首先脱光衣服,但亚珊好像很怕羞,迟迟也未脱去那套灰色的内衣裤,我和家碧便替她脱掉,但亚珊不断地挣扎,要我按住她由家碧脱光她的内衣裤,我们卒之赤裸裸的进入浴室,但亚珊始终挠着双手摭住身上的三点,我和家碧都觉得很奇怪,问她为何如此怕羞,亚珊满面通红地说出她是个还未经人道的处女。我和家碧感到很惊奇,她如果是处女的话为什么要搭上我们,还要和我们一起玩三人造爱,这无疑是荒唐地献出处女的初夜。
她说起初只是一时冲动想找一点刺激,也未曾想到处女不处女的问题,到现在想起才后悔跟随我们回家。
我和家碧说如果她不是自愿的话,我们是不会勉强她的,亚珊听见后便笑起来说刚才还害怕我们会把她强姦,家碧开玩笑抱住她说要即场强姦她,亚珊笑嘻嘻说不怕女人强姦。
看见她们如此玩法,我怕会控制不了所以便想离开,但家碧叫着我说横竖我已经看见过亚珊的裸体,只要我不去强行和亚珊性交便没问题了。
而亚珊也不反对和我们一起玩,只要不会弄穿她的处女膜便玩什么也可以。但家碧偷偷地在我耳边说她有辨法令到亚珊自愿的献身给我,因为她已不能把自己的初夜献给我,所以希望用亚珊来代替,而且家碧也想看看亚珊被我开苞时的表情。
洗澡完毕后家碧和亚珊一出来便对我全不理睬,只顾互相抚摸和接吻,我只得做个旁观者。
她们先来一翻热吻,然后家碧更分开双脚把那神秘的私处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亚珊可能从未看过别人的阴部,所以有点怕羞。
但家碧也不说话就在我们面前自慰起来,她的表情十分淫蕩,她把手指放在阴唇上不断磨擦,而且样子好像很舒服似的,看得亚珊双脸比刚才更红。
我看到亚珊的娇态和家碧的妩媚,使到我的慾火一发不可收拾,我真想张她们就地正法。
但我知道家碧正在尝试引发亚珊的慾火,在我而言要亚珊自动献身给我,比我强姦她更有满足感。
那边家碧已一手解开亚珊的浴巾,连随把亚珊推倒在床上,跟着用手在亚珊的阴部不停抚摸,处女身的亚珊又那会是家碧的对手,不一会便被家碧弄得高潮叠起,还扭着床单大声地呻吟,我看在眼里已经按捺不住,当我正想採取行动时,家碧给我一个眼色示意不要乱来,那时家碧又转换了姿势,变成家碧的头对着亚珊的脚,而家碧更放弃用手改为用她那条灵活的舌头向亚珊的阴核狂舐,亚珊何尝试过这样的刺激,只得震颤抖着身体不断大叫,我知道家碧就快成功了。
果然家碧把下体移向亚珊的头,要求亚珊为她作口舌服务。
起初亚珊有点犹豫不决,但经我和家碧的说服卒之答应一试,我教亚珊如何对付家碧,开始时亚珊有点害怕,但是家碧已挑起了她的慾火,亚珊已不顾一切地向着家碧的阴核舐弄,家碧知道计划已经生效,便更加落力地对着的阴部狂舐,这令亚珊兴奋得几乎晕倒。
但亚珊也不甘示弱舐弄家碧的阴核之余,更懂得用手指塞入家碧的阴道之内掏挖,家碧渐渐也到达高潮,两个女人在我的床上一同大声地叫床,后来她们更坐起来贴着阴部互相磨擦起来,如果我不是曾经和家碧造爱,我会以为她是同性恋者。
她们后来叫我到床上躺下来,然后她们一齐为我舐弄阳具和阴囊,她们四只雪白的乳房在我的面前摇晃,令我忍不住把玩个够,我更将两人放在床上轮流舐她们的阴部。
我看到亚珊的阴部非常饱满,阴唇没有外露,我用手指把她紧窄的阴道轻微的张开看见内里更是鲜粉红色的,好像经已熟透了的水蜜桃,我在舐她的阴核时忍不住向她的裂缝进攻,我先用舌尖在阴道口轻舐着,然后慢慢地把舌尖钻入她的阴道内,这令到亚珊兴奋到不停的扭动身躯和大声叫床,同时我闻到亚珊阴道内发出阵阵处女的幽香。
家碧看见我对亚珊如此落力,更张嘴把亚珊那颗细小而粉红色的乳头,含在口中吸吮起来而且不时用牙齿轻咬,亚珊更加叫得声嘶力竭,我们知道亚珊已经极度兴奋,我们知道时机到来便把她放开,我和家碧先来拥吻一翻,然后再度互舐。
我们先将亚珊弄得极度兴奋然后对她置之不理,再在她面前亲热缠绵,令她空虚的感觉增加,果然她开始坐立不安,当时家碧已伏在我两腿之间拚命吸吮,她更爬上来坐在我的阳具上,家碧把它小心地对準自己的阴道然后缓缓的坐下来,我感到她阴道的灼热和湿润,我知道连家碧也慾火难耐。
当我的阳具插入她的阴户时,家碧的表情像十分享受,而在我的抽插中更发出满足的叫声,看得亚珊更加心痒。
她这个表情给我们看见,我和家碧便更加卖力表演。
果然亚珊已经忍无可忍,已不顾得羞耻的就在我们面前自慰起来,她用手不停地搓揉自己的乳房和阴核,同时更大声呻吟。
这时家碧向亚珊招手叫她过来,当亚珊爬到我们身边时,家碧叫她坐在我的面上,亚珊也不犹疑即时用阴户对着我的嘴巴坐下来,我立刻捧着她幼滑的屁股伸出舌头舐向她的阴核,亚珊即时颤抖着身体,不停地摆动下体来配合我的舌头。
家碧同时在她的乳头上舐着,等到亚珊达至高潮时便和她热吻,家碧一面吸吮对方的舌头一面摆动着身体上下的起伏,家碧更抱住亚珊的身体和她一同起伏。
起初我只是舐着亚珊的阴核,后来我把舌头尽量伸出来钻向亚珊的阴道,因为有家碧的教导所以亚珊很快达到高潮,而且不断地流出淫水,我躺在下方吞食着亚珊香甜的汁液,另一方面我的阳具在家碧的阴道内不停被磨擦,受到这双重的刺激使我禁不住要在家碧的体内射精,家碧好像受到感应,我感到她在加快速度,而且坐下来时一次比一次大力,使我的阳具更深入她的阴道内,我的阳具简直可顶撞到家碧的子宫,终于我们一起达至高潮,我的阳具就顶住她的子宫射出一股浓度十足的精液。
家碧好像意犹未尽还在摆动下体,而且不断收缩阴道,像是吸盘一样要把我的精液全部吸乾。
终于家碧翻身下来睡在我身旁,她叫亚珊和我先玩玩69式,亚珊亳不犹豫地爬在我身上,摆好位置后便用阴户压住我的嘴,而她全不厌弃我刚好才和家碧欢好过,阳具上满是我和家碧的汁液,亚珊张开她的小嘴便把我的阳具全吞入口里,而且含得很滋味。
我也绝不放鬆立即狂舐她的阴核,使到亚珊虽然口含阳具但也发出呻吟,家碧则吻遍亚珊的上半身,令亚珊的慾火进一步急升,后来我和家碧更加合作,家碧集中吻亚珊的乳房时,不时舐咬那细嫩而且敏感的乳头,另一方面我把舌头捲起插入亚珊的阴道内不断撩拨,亚珊终于忍受不了,倒在床上把我的阳具吐出来,声嘶力竭地叫床起来,家碧看準机会把下体移到亚珊的嘴边,而亚珊已完全没有处女矜持,对着家碧的阴核舐下去,亚珊照我对待她的方法转用在家碧的身上,亚珊把舌头插入家碧的阴道内,令到家碧高潮叠起,而家碧的头刚刚在我腿间,她顺理成章把我的阳具含在口中吸吮起来,这时我们形成一个三角形互相口交,而家碧因为刚被我射精在阴道的深处,现在正倒流出来,但亚珊毫不介意把那些精液和家碧的淫水一齐吞下去,亚珊已经被情慾蒙蔽,做出平时绝对不会做的淫秽行为。
受到这样的刺激,令我忍不住就在家碧的口内射精。
而家碧也毫不犹豫地吞食那些精液,而且不停吸吮务求吞尽每一滴精液,后来家碧和亚珊还露出极淫蕩的表情。
我忍不住按着亚珊的头要她用口为我弄硬我的阳具,而家碧很乖巧地伸手抚摸亚珊的阴核保持着亚珊的慾火。
我的阳具很快坚挺起来,家碧俯身一面含着亚珊的乳头,一面把亚珊的下体移动,直至接触到我的阳具。
亚珊也经不起慾火的煎熬,她把一切贞操观念都弃于脑后,亚珊不满足于只有口舌的接触,她不顾一切的要尝试激烈而真实的性行为,亚珊提高臀部,把阴户对着我的阳具,然后慢慢地坐下来,当她的阴道口接触到我的阳具时,我们的心情都很紧张,而亚珊更是患得患失,终于她咬紧牙关地坐下来,我感到阳具正在进入亚珊的阴道内,因为我的龟头被亚珊紧窄的阴道口紧紧的夹住,而亚珊更皱起眉头紧咬嘴唇忍受着下体撕裂痛楚慢慢地坐下来,看见她那个又想做又怕痛的表情,令我更要得到她的初夜,后来她终于忍受不住而停了下来,我将她躺下来分开她的双腿,然后替她舐弄阴部,等到亚珊的淫水涌出来时才将阳具对準亚珊紧窄的阴道口缓慢的插入,初时亚珊还很紧张地紧夹着阴道,但家碧在旁边安慰着她,而且我的动作也很温柔。
亚珊渐渐地放鬆心情,我这才继续把阳具温柔地插入亚珊的阴道内,虽然我很温柔但亚珊毕竟是个处女,那未经开发的阴道被我粗大的阳具插入时难免会有些痛楚,但是她还是忍耐着,慢慢我的阳具终于插入亚珊的阴道内,亚珊那娇嫩而紧窄的阴道把我的阳具夹得又紧又舒服,我并不急于抽插因为我要享受刺穿亚珊的处女膜时感觉,而当亚珊阴道的胀痛感觉减轻时我便开始抽插,当我将阳具慢慢的送入紧窄的阴道时,我感到龟头的尖端接触到亚珊的处女膜,我继续将阳具沿着阴道插入,终于感到亚珊的处女膜卜一声的被我刺穿了,我已经完全地佔有了亚珊。
当我把阳具退回少许想继续抽插时,我看见我的阳具上染有血迹,而且连床铺上也染有不少血迹,我知道那是亚珊的处女贞血,而亚珊也看到自己的落红,她知道已经失身给我,但这是她自己自愿献出处女宝贵的第一次。
家碧即时把我阳具上的血迹舐得乾乾净净,然后将小嘴向我送过来,还把舌头塞入我的口中,我的嘴尝到多少血腥味,而家碧又把舌头塞入亚珊的口中,令到亚珊左闪右避,但最后还是被家碧得逞,当亚珊尝到自己的落红时真的想哭起来,但家碧告诉她没有多少人会试过自己处女血的味道,而亚珊则新鲜的品嚐到真是幸运。
这些话令亚珊哭笑不得,而且说家碧心理变态,家碧毫不否认说她未尝试过自己的处女血,所以才要试一试亚珊落红的味道。
家碧说罢更再次和亚珊接吻,这次亚珊也不闪避放胆和家碧热吻,而且亚珊还不时将舌头伸入家碧的口内撩拨,我看见这情形也乘机再度将阳具插入亚珊峡窄的阴道内,亚珊的阴道已经充满分泌,使到我的阳具可以畅通无阻,但她的阴道好像鲤鱼嘴一样把我的阳具一吸一放,我只在她的阴道内狂插了百多下,经已忍不住要射精了,在旁的家碧即时叫亚珊躲开,两人用口把我的精液吞下去,而且她们更把我的阳具舐乾净,后来她们互舐对方的舌头好像要把留在嘴里残余的精液都吞下,我静静地从床头拿出一枝润滑剂挤出少许在我的手中,然后轻轻把那些润滑剂涂抹在她们的肛门上,她们还以为我是在抚摸她们的臀部,我先在家碧的臀部抚摸一轮,然后把手指伸入她的肛门,家碧捉住我的手阻止我继续深入,但亚珊将她按住令家碧无法郁动,我便爬在家碧的背部用阳具插向她的后庭,但我的双手已然用来捉住家碧的的双手,而家碧又不停扭动臀部,使我未能轻易得手,在旁的亚珊看不过眼,竟把我的阳具对準家碧的后庭,我不理会家碧惊呼把阳具向前一挺,在家碧的一声惨叫下,我的阳具已经进入了家碧的后庭,其时家碧双眼含泪好像想哭的样子说很痛,我问家碧:你不是想把初夜献给我吗?现在我已经佔有后庭的初夜权了。
家碧听到了含羞的说:我已经把口部和肛门的第一次给了您,您现在满足了未呀?
我也不说话只拥抱着她狂吻,而且慢慢的在她的后花园抽插。
渐渐家碧也感到兴奋,而且跷起浑圆的屁股和我的动作配合,后来还不其然的呻吟起来。
亚珊看在眼里竟然呷醋起来要我也拥抱她,我只好把她放在家碧的背部和她拥吻。
家碧这时又想出了鬼主意,叫亚珊不如把后面的第一次也献给我。
亚珊稍为考虑便一口答应,家碧把她反过来,我把亚珊弹力十足的臀部分开,用阳具对着她的肛门慢慢地插入去,亚珊的肛门比她的阴道更为紧凑,当我插入时亚珊痛得大声惨叫,而且双手四处乱抓,她竟然抓住家碧的乳房,大力地扭捏,痛得家碧大叫起来。
后来我卒之把阳具全根插入,当我抽动阳具时亚珊也呻吟起来,终于我忍不住在亚珊的肛门内射精。
一晚之内我分别得到了家碧和亚珊的初夜使我很满意,这晚我们都尽情享受性爱的乐趣,我玩尽她们身上每一处地方,从此之后我们还时常一起三人造爱,她们都不准我戴避孕套,每次我们都是打真军我怕有朝一日我会扑到她们大肚。